你知道將近60%以上實習醫師在整夜值班後隔天仍要接新病人嗎?這數據又代表什麼意義呢?近年避免醫師過勞、保障病人安全等議題逐漸受到社會大眾重視。因為醫師的工時不僅比一般行業工時長,其中工時最長的實習醫師,每週工時大約86.7小時,超過勞基法上限的兩倍;實習醫師每月平均還要整晚值班10天,整夜值班後隔天仍需要繼續上班,因此連續工時往往長達33.5小時。常處於高度壓力的狀態,對醫師的生活品質、憂鬱程度都有嚴重的負面影響。

也因此,實習醫師是研究壓力最好的實驗模型。因為他們有相近的年齡、教育程度、生活環境。而且他們在同一時間首次接受巨大的工作壓力,工作壓力的性質也非常相近。本院群體健康科學研究所林煜軒醫師研究團隊,從全國8所醫學院招募了295名實習醫師進行研究,發現60.5-66.5%以上實習醫師在整夜值班後還需要繼續上班,而且還要幫今天新住院的病人做完整的評估與制定治療計劃(以下簡稱接新病人),對實習醫師來說是高度壓力的工作內容。 

  研究發現,在實習期間,實習醫師的生活品質指標明顯下降,憂鬱分數上升。而影響生活品質的因子包含:「值班後接新病人」、「七天內沒有休假」、「對病人倦怠感」;「每週工時」則不會顯著地影響生活品質(表1)。同樣的「值班後接新病人」、「對病人倦怠感」則會增加憂鬱程度,而「工時」對憂鬱程度的影響則遠不如前兩項工作品質的因素(表2)。綜合以上職場影響生活品質與憂鬱的因子中,「值班後接新病人」以及「對病人倦怠感」對生活品質和憂鬱程度影響程度最大,「每週工時」反而是次要的因素。 
 在醫師工作的質量上,工作內容的壓力程度比起工作時數的多寡,對醫師的身心狀況影響更大。研究也顯示「值班後接新病人」相較於「工作時數」,更影響實習醫師生活品質下降和憂鬱程度提升。這項研究成果也能作為其他工作族群的借鏡:工作的壓力程度比起工作時數更容易影響工作者的身心狀況和生活品質。 

《PLoS One》

A prospective study of the factors associated with life quality during medical internship

論文全文